當前位置: 首頁>>校園文化>>師生園地>>正文

坊茨小鎮:揉碎了時光,築起了城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1日  作者:  資料來源:    阅读数:

潍坊城主要有四区:奎文、潍城、寒亭、坊子,奎文潍城居中,寒亭在北,今天要说的坊子在南。坊子又有新旧两区,也是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在北面高楼大厦、人多热闹,一片生机勃勃,但坊子在这早已"消失"。在南边的老街老房,人少落寞,所到萧索寥落,倒是这里的坊子还”活着“,有人还给了它一个无比诗意的名字:坊茨小镇,这里的人不叫,仍叫它"老坊子",叫着亲切,叫着有念想儿。一次有关寂寞的百年轮回 坊子,一个多世纪前得名于一块”方子石“,这里原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寂寞之地,偶然间有人发现了这地下的神秘所在:能带来光和热的煤块让这里热闹起来,开矿、挖煤,人也越来越多。《潍县乡土志》载:“煤炭矿,邑南三十五里张路院、西岭左右,矿苗甚佳,土人自乾隆年间开采……”。后来,德国人来了,日本人来了,修铁路建房子,然后这里就有了一段有关于”燃烧“的历史,造就了许多”火热“的故事。再后来,德国人走了,日本人逃了,火车倒是仍旧进进出出,煤却越来越少。煤少了,自己人也就三三两两的走。人走了,房空了,故事却留下了。故事就由这些老房子来讲,却鲜有人听,于是这城又寂寞下来,”繁华落尽,寂寞成殇“。一百多年,就一座城来说,不算老,但坊子却用“短短”的一百年演绎了一次有关于寂寞的轮回。

一本有關光陰的散文詩稿

起初,這裏的人以最樸素的思維給街道命名,由北面鐵道起,東西走向的街道就叫一馬路、二馬路直到六馬路,現如今的老坊子,還是那幾條老街,排著許多老房子。這裏的老房子分兩種,有一戰時德式洋房,有二戰時的日式建築,火車站、修道院、德軍司令部,這些多是二層建築,尖頂,大石做基,顯得強壯而又趾高氣昂。另一種是建國後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自己人不間斷蓋起的生産車間、職工用房,礦場、酒廠、鐵路用房,這些房織成線,連成片,倒是把那些洋房給包圍了起來,房挨著房,牆連著牆,縱橫阡陌。

那些德日洋房經過百年風霜,一片片亮紅早已暗淡,早已光彩不再。這些老房子倒像是戰敗的士兵,仍有一身骨氣,頂子塌了卻仍舊立著不肯到下,于是你就仍然能看見坊子街上這160余棟德日建築。只是這些老房,窗子沒了,頂子塌了,裏面的秘密也就保不住了。這秘密被月光無休止的窺探著打量著,空空的便只剩下一身憂傷,一片安靜。

你若看懂了老坊子的老房子,你就讀懂了一部世界近代建築史。這座小城揉碎了時光,嵌進每一處建築,于是,你隨便走進坊子的哪一條街道,從這頭兒到那頭兒,你就走過了一個世紀。每一處房子牆壁上都有一處時光的斑駁,即便是用白色粉刷過後,也擋不住這裏面的故事。

這裏就像是一本散文詩集,由老房子安靜地吟唱著。

一處適合懷舊的心靈旅店

這裏安靜,這裏的靜不僅來自那幾幢洋房,更多的還是那些被漠視被遺忘的磚瓦平房。這裏曾經是幾代人的家,雖擁擠逼仄,卻生機勃勃。而如今火車遠去,铿锵不再,鐵道上斑斑鏽暗淡卻刺眼,也刺在每一個坊子人的心上,于是這裏的人有的捺不住沒有汽笛悠揚的寂靜也開始逃離,偶有一處老房冒出一縷炊煙,不是生機,倒像是一聲沈重的歎息。

这里慢慢的,适合怀旧。无论你是几零后,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段时光。这里慢慢的,就像是诗人木心《从前慢》里写道"清早上那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长街黑暗的清晨,卖豆浆的小店儿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 "。

這裏的空房子多,房前屋後的草樹茂盛,沒有風的時候舞的更歡。這裏就是你小時候住過的地方,走進那一處胡同都能看見小時候的你,你在這裏跳房子、踢毽子,你可以聽到那時候的歡歌笑語。

一低頭,一把沾滿歲月的鐵鎖把你拉回現實。

來這裏,你的心無論是浮躁、焦灼,還是憂傷無奈,都能暫時放下,這裏就像是旅店,一座心靈旅店。

上一條:勸君多讀“無用”書
下一條:旅途沒有終點

關閉

院長金點子信箱 | 紀檢監察信箱 | 督導信箱 | 校友網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西环路6388号    院办电话:0536-8187766    招生电话:0536-8187758    8187753    邮编:261053

山东科技职业学院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51535号 鲁公网安备 37070202000260号